刘永坦同志先进事迹材料

作者: 时间:2019-11-04 点击数:

 

中共黑龙江省委关于授予刘永坦同志“黑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的决定

(2019年2月19日)

刘永坦,男,汉族,1936年12月出生,1958年8月参加工作,1983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哈尔滨工业大学电子工程教研室主任、无线电系系主任、电子工程技术研究所所长、研究生院院长,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1994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任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刘永坦同志长期致力于国防和电子工程事业的发展,始终怀着对党、对人民无比忠诚和对事业无比热爱之心,用实际行动践行着共产党人的责任与担当。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该同志一直专注于对海远程预警技术研究和装备发展,带领创新团队进行新体制雷达研究,“四十年磨一剑”,成功实现了对海新体制雷达理论、技术和工程应用的全面自主创新,研制出我国具有全天时、全天候对海远程探测能力的新体制雷达,与国际最先进同类雷达相比,系统规模更小、作用距离更远、精度更高、造价更低,技术成果“领跑”世界,在保卫祖国海疆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强大作用。1991年、2015年,两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2018年,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他全身心投入教育事业,从教60年来,先后讲授随机信号分析、电子基础等10余门课程,发表150余篇学术论文,撰写2部专著,培养出一大批创新人才,为我国科技队伍建设和人才培养作出了重要贡献。

为激励先进、弘扬正气,引导广大党员干部解放思想,勇于担当,积极作为,以求真务实作风推动龙江高质量发展,省委决定授予刘永坦同志“黑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全省各级党组织要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入推进东北振兴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和考察黑龙江的重要指示精神,结合推进“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深入开展解放思想推动高质量发展大讨论,大力宣传弘扬刘永坦同志不忘初心、矢志报国、为党和人民事业奋斗终身的崇高品质,咬定目标不放松、不畏困难艰险、勇攀高峰的科学精神,勤奋敬业、艰苦奋斗、担当作为的工作作风,激励和引导广大党员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坚决做到“两个维护”,自觉以典型为范、向先进看齐,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解放思想、锐意进取,以更加饱满的政治热情、更加昂扬的精神状态、更加扎实的工作作风,积极投身龙江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的伟大实践中,为谱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龙江篇章不懈奋斗。

 

刘永坦:挺起中国脊梁的“国宝”

——专访2018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刘永坦院士

 

2019年1月8日,另一位从国家主席习近平手中接过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奖章和证书的白发老人便是刘永坦。

因大奖赢来举国注目,还有铺天盖地的声誉,这位老人却说:“我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师,在国家环境大好的形势下做了点事。而且这个事是我们团队的力量,绝不是我一个人能搞的。”

这位“普通老师”的背后是一段波澜壮阔的新体制雷达发展史。他采用独特的信号与数字处理技术,提出研制中国新体制雷达的方案。中国新体制雷达具有全天时、全天候、远距离探测能力——与国际最先进同类雷达相比,系统规模更小、作用距离更远、精度更高、造价更低,总体性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核心技术处于国际领先地位。

他凝聚了一支专注海防科技创新的“雷达铁军”,培养了两院院士等一大批科技英才,耄耋之年仍奔波在教学、科研一线,为筑起“海防长城”贡献力量。他被誉为中国的“千里眼”之父。

从小立志,投身祖国工业化建设

1936年,刘永坦出生在南京一家温馨的书香门第。然而,生活在内忧外患的乱世,无论什么样的家庭,都无法摆脱那挥之不去的阴霾和苦难。国家蒙难,民何以安?在那个充满苦难的年代,他幼小心灵深处早已种下科技救国的种子。

1953年,怀着投身祖国工业化的决心,成绩优异的刘永坦以第一志愿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经过一年预科、两年本科的学习,作为预备师资之一,他被学校派往清华大学进修无线电技术。

1958年,学有所成的刘永坦回到哈工大参与组建无线电工程系。这年夏天,他走上了大学讲台,正式成为哈工大的青年教师和科技工作者,成为向科学进军的“八百壮士”中坚力量之一。

60年来,他埋头科研、教书育人,一直为国防和电子工程事业的发展、创新人才的培养鞠躬尽瘁,践行着知识分子的强国梦想和爱国情怀。

10年,开创中国新型雷达之路

作为黑龙江省唯一的两院院士,即便是在全中国,刘永坦也绝对称得上是“光芒万丈”——1991年当选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1994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首届院士,1991年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1997年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2015年再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这些殊荣的背后,是他从未止步的努力。他领导和培育的创新团队,率先在国内开展了新体制雷达研究,技术成果“领跑”世界,成功实现工程应用,在保卫祖国海疆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强大作用。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当之无愧地被国人尊为“挺起中国脊梁的国宝级人物”。

新体制雷达被俄罗斯人称为“21世纪的雷达”。当今世界千余种雷达中,新体制雷达不仅代表着现代雷达的一个发展趋势,而且对航天、航海、渔业、沿海石油开发、海洋气候预报、海岸经济区发展等领域也都有重要作用。20世纪70年代中期,国家曾经对其进行过突击性的会战攻关,但由于难度太大、国外实行技术封锁等诸多因素,最终未获成果。

1979年6月,刘永坦到英国进修和工作。在伯明翰大学期间,他对雷达有了全新的认识。传统雷达虽有“千里眼”之称,但也有“看”不到的地方。世界上不少国家因此致力研制新体制雷达,从而使“千里眼”练就“火眼金睛”的本领。

“中国也必须要发展这样的雷达!这就是我要做的!”1981年金秋,学成归来的刘永坦,来不及洗去征尘,便匆匆赶到哈工大实验室。他心中有个大胆的设想——他要开创一条中国新型雷达的之路。

十年磨一剑。1992年初春,国家科技奖励大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时年56岁的刘永坦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再10年,把实验室成果变成真正的应用

研究成果虽然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但刘永坦觉得还远远不够。

他告诉团队成员们,倘若成果不能变成真正的应用,那对国家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浪费和损失。“没有理论指导的实践是盲目的实践,没有被实践证实并得以丰富发展的理论是空洞的理论。只有这两者紧密结合、相辅相成,才是我们完成创新科研工作的指导方针。”

“一定要把实验室里的成果变成真正的应用。”在刘永坦潜移默化地影响和激励下,团队成员竟然全部义无反顾地做出了全力支持的决定。

为了节约时间和经费,刘永坦把队伍拉到离试验场地最近的废弃民房里,现场环境十分恶劣、生活条件非常艰苦,他们常常一待就是几个月。为了尽快把科研成果投入国防应用,他们时常吃睡在现场,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有时甚至连熬几个昼夜……

“新体制雷达项目得到国家高度重视,对国家、学校、专业和人才培养都意义非凡,我们压力很大,但必须做好。”1997年,新体制雷达被批准正式立项,哈工大作为总体单位承担研制工作,这在国内高校中还是首次。

按照国家有关部门提出的要求,又是10余年的艰辛努力和刻苦攻关,刘永坦为之不懈奋斗的新体制雷达打破了国外技术垄断,使中国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拥有该技术的国家,对长期以来困扰雷达的诸多威胁提供了有效的对抗技术措施,而且比其他技术造价低,具有十分广阔的应用前景。

虽然已经取得如此瞩目的成就,虽然已是82岁高龄,但刘永坦仍然精神饱满、干劲十足。“要为国家做点什么,才不虚一生”,他说,“下一步,我们还想解决新体制雷达的小型化问题,让它能更广泛地应用。要为国家做点什么,才不虚一生。知识分子要钱有什么用呢?能为国家的强大作贡献才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和坚持”。

60年来,不拘一格培养人、造就人

心无旁骛,带领团队从零开始,历经40年艰苦拼搏,完成了基础理论、雷达体制、技术体系和实用装备的全面创新。他的创造性科学成就和突出贡献,使我国在该领域的技术和应用水平步入国际先进行列,为国内外同行专家所瞩目。但无论获得什么荣誉和头衔,刘永坦最看重的还是“教师”这一身份。

“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刘永坦既是一位成就卓著的雷达技术帅才,同时又是善于教书育人的优秀教师,还是一位伯乐。

他1992年、1993年被航天部评为“人才培养先进个人”,1993年被评为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并获人民教师奖章,1995年获哈工大“伯乐奖”,1997年获香港柏宁顿教育基金会“孺子牛金球奖”。

从教60年来,刘永坦一直致力于电子工程的教学与研究工作,先后讲授过专业数学、电工基础等10多门课程。1978年刘永坦被破格晋升为副教授,1985年评为教授,1986年以“通讯与电子系统”学科带头人评为博导。

20世纪80年代以来,他又讲授了统计无线电技术、数字信号处理等新课程。有两年,他给本科生和研究生连续讲授4门课,近300学时。1989年5月,他主编的《无线电制导技术》作为全国统编教材出版。1999年10月他出版了专著《雷达成像技术》。几十年来,他在国内外学术会议和学术刊物上发表了200余篇学术论文,并撰写了两部专著,主审多部著作。

育学生,研究国家真正需要解决的实际问题

开始率领团队进军新体制雷达研究之后,作为主帅,刘永坦承担着比别人更加繁重的工作。在基地做试验的劳动强度远非常人可比,常常是赶不上吃饭就用面包充饥,困了就倒在实验室的板凳上凑合一觉……

超负荷的脑力和体力付出,铁打的汉子也会被击倒,疼痛难忍的腰间盘突出曾让他几个月难以行走。有一年,哈尔滨春寒料峭,他旧病复发,腰部巨痛,却仍坚守在教学岗位,照常为学生讲课,旁听青年教师试讲课……

1993年12月3日,刘永坦被任命为哈工大研究生院院长,一干就是23年。1994年哈工大在全国率先实行硕士生培养两年制;1995年国家首次研究生院评估中表彰了全国10所研究生院,哈工大榜上有名;1999年哈工大研究生院被荣膺“全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管理工作先进集体”;2006年哈工大率先在全国进行培养机制改革,激发了研究生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加强了导师对研究生的考核选择及资助力度,增强了导师的责任心……

“坚持你的理念,努力实践,克服途中的困难才能达到成功的境界。”刘永坦培养研究生更看重学生本身的学习愿望、做科研的热情和独立自主的创新意识。他将强大祖国国防作为毕生追求和坚守,在培养学生的过程中,他主张“真刀实枪放到真实的环境里去锻炼”。他的博士研究生们的课题都来自具体科研实践,都是国家真正需要解决的实际问题。

对于团队成员和学生,他坚持不拘一格的用人机制,不仅使8人破格晋升教授,同时还使团队中出色的青年教师被评为“航天十佳青年”和“做出突出贡献的博士学位获得者”。

迄今为止,他已培养研究生80多名,其中获博士学位者40多人,其中不乏两院院士、大学校长和国家级专家等为代表的一批高层次人才,他的很多学生已成为我国空间遥感、雷达技术、电子对抗等领域的领军人物。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投身教育事业60周年的刘永坦始终有一种强烈的紧迫感和使命感。他说:“新体制雷达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完成,国家对创新人才的需求还很迫切,所以我不能懈怠。”

 

 

刘永坦:“从0到1”,为海疆雷达打造“火眼金睛”

 

坚持自主研发新体制雷达,打破国外技术垄断,为我国海域监控面积的全覆盖提供技术手段;40年坚守,带出一支“雷达铁军”……他就是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两院院士刘永坦。1月8日,刘永坦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接过了沉甸甸的奖章、证书。

刘永坦带领团队研制的新体制雷达究竟新在哪儿?他告诉记者,这款雷达不仅能够“看”得更远,还能有效排除杂波干扰,发现超低空目标,对于对海远程预警来说至关重要。为了这个“新”字,他在“冷板凳”上一坐就是40年。

给海疆装上“千里眼”:为我国海域监控面积的全覆盖提供技术手段

严冬时节的山东威海,寒风萧瑟。刘永坦带领团队成员一同检查正在调试的新体制雷达设备,面前是一个面积约6000平方米的雷达天线阵,天线阵外就是波浪翻滚的大海。此时,年过八旬的刘永坦精神矍铄,满眼欣喜。

如果说雷达是“千里眼”,那么新体制雷达就是练就了“火眼金睛”的“千里眼”,被称为“21世纪的雷达”。它不仅代表着现代雷达的发展趋势,更对航天、航海、渔业、沿海石油开发、海洋气候预报、海岸经济区发展等都有着重要作用。

早在1991年,经过十年科研,刘永坦在“新体制雷达与系统试验”中取得了重大突破,并建成我国第一个新体制雷达站,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那时,身边很多人劝他“功成名就、见好就收”,但刘永坦却说:“这还远远不够。”在他看来,科研成果如不能转化为实际应用,就如同一把没有开刃的宝剑,中看不中用。“一定要让新体制雷达走出实验室,走向海洋。”

随后的十余年里,从实验场转战到实际应用场,他带领团队进行了更为艰辛的磨炼。由于国际上没有完备的理论,很多技术难点亟待填补,再加上各个场域环境差异巨大,新体制雷达的“落地之旅”格外艰难。

“解决不了抗干扰问题,雷达就没有生命。”刘永坦说,各种各样的广播电台、短波电台、渔船,发出强大的电磁干扰是最大的难题。设计—试验—失败—总结—再试验……他带领团队进行上千次调整,终于找到了解决方案。

这项完全自主创新的研究成果于2015年再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它不仅破解了长期以来困扰雷达发展的诸多瓶颈难题,更让我国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拥有该技术的国家。

“依靠传统雷达,我国海域可监控可预警范围不足20%,有了新体制雷达,则实现了全覆盖。”刘永坦告诉记者,给祖国的万里海疆安上“千里眼”,国防才能更安全。

“不能向外面的封锁低头”:他40年坚守开创中国新体制雷达之路

1936年12月,刘永坦出生在南京。第二年,发生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南京、武汉、宜昌、重庆……刘永坦回忆说,他的童年被颠沛流离的逃难所充斥,让他从小就对国家兴亡有着深刻理解。

“永坦”是家人对他的祝愿,更代表着国人对国家的期许。刘永坦坚信,科技可以兴国,他一定要实现这个最朴素的愿望。

1953年,刘永坦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哈尔滨工业大学,大三时,他作为预备师资到清华大学进修,开始接触无线电技术,返回哈工大后组建了无线电工程系。

1978年,被破格晋升为副教授的刘永坦作为国家外派留学生,到英国深造。“我是一名中国人,我的成功与否代表着中国新一代知识分子的形象。”踏出国门的一刻,他发誓要做出一番名堂。

在导师英国雷达技术知名专家谢尔曼的指导下,刘永坦参与了一项民用海态遥感信号处理机的研制项目,并独自完成了其中的信号处理机工程系统。正是这次科研,让刘永坦与雷达结缘。

“雷达看多远,国防安全就能保多远。这样的雷达别的国家已经在研制,中国决不能落下,这就是我要做的事。”1981年秋,毅然回国的刘永坦带回了一个宏愿——开创中国的新体制雷达之路。

刘永坦说,在国外,无论做多少工作,取得多大成就,都是给别人干活。只有回到祖国,才是真正的归属。

然而,要建新体制雷达,在当时的中国简直是异想天开。哈尔滨工业大学原副校长李绍滨介绍,20世纪70年代中期,中国曾经对此进行过突击性会战攻关,但由于难度太大、国外实行技术封锁等诸多原因,最终未获成果。

面对重重质疑,刘永坦始终坚信:新体制雷达一定能做出来,只是时间和实践的问题。

1983年,经过10个月连续奋战,刘永坦完成了一份20多万字的《新体制雷达的总体方案论证报告》,在理论上充分论证了新体制雷达的可能性,得到原航天工业部科技委员会的认可。

“没有谁会告诉你关键技术,只有咬牙向前走,不能向外面的封锁低头。”一场填补国内空白、从零起步的具有开拓性的攻坚战从此开始,刘永坦立志要向国家交上一个满意的答卷。

把“冷板凳”坐热:他带领团队建立起一支雷达科研“铁军”

“这件事可能要干一辈子,不光我自己,要集结全系的力量,甚至更多的力量。”刘永坦说,相对于一些短平快的科研项目,新体制雷达是个十足的“冷板凳”。

团队骨干许荣庆、张宁、邓维波等人都说,刘老师是学术上的干将,更是团队里的帅才,他懂得如何调动大家一起攻关。

雷达调试初期,系统死机频频出现。几十万行的大型控制程序,再加上发射、接收、信号处理、显示等诸多设备,任何一个微小的故障都可能导致整个系统无法运行。

“不能给科研留死角。”刘永坦就率领团队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从系统的每一个程序开始检查,发现一个问题就解决一个问题。

1990年4月3日,对于团队来说是刻骨铭心的日子——这一天,新体制雷达技术终于使目标出现在屏幕上。团队所有成员都流泪了,是成功后的狂喜,也是多年压力的释放。

40年里,刘永坦的团队从最初的6人发展到30多人,成为新体制雷达领域老中青齐全的人才梯队,建立起一支雷达科研“铁军”。

“围绕一个方向,聚焦一个领域,刘永坦一干就是40年。不以困难为断点,不以成就为终点,这种科研精神对后辈来说是激励,更是向导。”哈尔滨工业大学副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韩杰才说。

刚领完奖,这位“80后”老院士又许下了新的愿望,继续带领团队向小型化雷达进军,让技术造价更低,让功能性能更优,更好保卫祖国海疆。

 

                                                                              来源: 黑龙江日报

 

 

 

 

牡丹江医学院地址 :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爱民区通乡街3号 TEL:0453-6984248 邮编:157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