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虎军:我是儿子眼中的超人

作者: 时间:2020-04-23 点击数:


“爸爸,我好想你啊!爸爸,你什么时候能从绥芬河回来啊?爸爸,我爱你,你是我的超人爸爸……”儿子的哭泣声中挂断视频通话的我也忍不住泪流满面。自大年初二将母子二人留在姥姥家,独自一人回到工作岗位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了。我又何尝不想你们呢,可是作为一名医生,疫情就是命令,国事必须在前,家事只能在后。




随着全国疫情基本稳定,原打算在清明假期接回他们娘俩。4月4日下班回到家早早躺下休息,准备次日驱车去800公里外的白城接他们母子回家。晚23:10,在睡梦中的我接到了医院领导的电话。通知:明早进行体检,合格人员直接奔赴绥芬河支援绥芬河市人民医院。作为我院新冠重症病房医疗组后备力量,召必回,战必胜!

4月5日13:30我们到达绥芬河市人民医院,熟悉当地医院情况,学习该院电子病历系统,制定新冠患者流程,23:00开始接诊患者。自疫情以来,不断学习防护知识,无数次练习穿脱防护服,已经驾轻就熟了,为了避免上厕所甚至穿上了成人纸尿裤,但长时间穿着防护服感觉到透不过气来,全身很快被汗水浸透,同时一次性帽子、护目镜及防护面屏的松紧带勒额头,就像紧箍咒一样让人头痛欲裂。但紧张忙碌的工作以后,就让人无暇顾及这些。第一批98名患者安顿好从病房出来时已是凌晨4点。回到驻地睡了3个小时后又回到医院,再次进入病房查房、采集病史、书写病历……,循环反复,一干又是6个多小时。虽然这样的工作强度从未有过,但看到随行的医务人员个个如此,我的斗志更加高昂。很快穆棱、东宁、海林等地区派出的医疗队赶到,我们在完成自己工作的同时,还要指导他们熟悉穿脱防护服流程、电子病案系统,同时要进行交接班,保证大家步调一致。

4月9日我们收到通知安排重症患者转至红旗医院省级重症集中救治区域中心,其余患者分批转至康安医院。时间紧,任务重,我从早上8:00工作至晚上8点半接着值夜班。进病房前收到上级命令,有一位新入院患者关某某,情绪较激动,一定要安抚好。我来到病房说:“您好,我是红旗医院崔医生,我有什么事可以帮助到您么?”关某某焦虑的说:“医生你看,我的肺部CT报告上只写了双肺有磨玻璃样改变,但没有提示新冠肺炎。我不是这个病,你们让我跟其他人住一个病房,会传染给我的”。为了缓解焦虑的心情,我放慢了语速,对他说:“首先,住进这个病区的人都是因为核酸检测结果是阳性患者,所以都是确诊为新冠病毒感染者。其次您的肺部CT提示已经有肺部病变了,可以确诊为新冠病毒肺炎。所以需要您安心配合我们诊治。鉴于您目前没有任何症状,很有可能不用太长时间就会痊愈……”经过一番解释,患者不再那么焦躁,情绪平复了。临走前我嘱咐他一定要保持乐观心态,只有这样免疫力才会提高战胜病毒。查完所有患者已是凌晨1点。刚要准备休息的我又看到有两名新确诊病人来住院,便拖着疲惫的身子继续病史采集、查体。等工作出病房时已经是03:30……



在这里工作是紧张而又忙碌的,在这短短十余天的时间里,我的工作得到了患者的认可,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这也是每一个平凡的红旗“超人”应该做到的。





黑ICP备09098550号 Copyright (C) 牡丹江医学院 地址:牡丹江市爱民区通乡街·3号 邮编:157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