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正亮:新冠重症救治中心实验室我度过了自己的30岁生日

作者: 时间:2020-04-08 点击数:


依然深刻记得2月17日首例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入院的那个夜晚:18:45接收,紧张的救治工作随即展开,为患者做检验,作为队员里唯一的男党员,我没有理由不第一个冲上前。


44080


迅速穿戴好防护用具,随即进入实验室红区,19:30患者血液标本送达。拿到标本的那一刻,我才真切理解网上盛传“检验医生是离病毒最近的人”这句话的含义。把病毒“玩转”于掌间,又不能给它丝毫感染自己的机会,所以更得按规程操作,不敢有半点马虎!以往轻车熟路的实验操作,在实验室红区显得异常艰难,接标本-消毒-静置-消毒-离心-静置-消毒-开盖-消毒-检测-消毒-闭盖-消毒-高压灭菌。平日里操作越是熟练,在此刻越是影响新的操作流程,这种别扭感、繁琐程度可想而知,但为了检测结果的准确可靠,标本不交叉污染,这些操作每一步我都做的慎之又慎。

相比于实验室红区环境的恶劣,业务上的繁琐并不算什么。按感控要求实验室密闭不能开窗通风,9台电脑、6台机器、3台加湿器同时开启使得室内温度骤升,一度高达36℃。厚重的防护服闷热不透气、双层口罩下严重乏氧、护目镜起雾眼前模糊一片,心理也高度紧张,一度感觉要虚脱。从实验室红区出来,已是午夜十二点,五个小时的工作,衣服被汗透,我几近脱水。

三级防护增加了安全系数,但是在做便常规时需要摘下面屏,新冠患者粪便中含有大量病毒,检测时必须要用显微镜才能完成。在实验室红区佩戴的近视镜、护目镜和面屏三层折光下几乎看不见显微镜视野,为了保证检测结果的及时准确,情急之下我摘下面屏,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实验,撤离实验室红区。


3D35E


2月27日,这一天在新冠重症救治中心实验室我度过了自己的30岁生日。没有蛋糕、没有礼物、没有长寿面,但有幸在而立之年,在特殊的战场上与战友共同度过的生日显得更有意义,也让我对自身价值有了更多的肯定,对人生的认识有了新的感悟。

医院新冠肺炎重症救治工作已圆满结束,通过这场战疫,除了收获掌声和感动外,更多的是宝贵的经验和精神的洗礼。医患共同努力、全国上下一心抗击疫情,这份经历必将是我今后工作和生活中一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





黑ICP备09098550号 Copyright (C) 牡丹江医学院 地址:牡丹江市爱民区通乡街·3号 邮编:157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