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洁:回想起来在附属红旗医院省级重症集中救治区域中心的自己

作者: 时间:2020-03-27 点击数:

 

还记得刚进入红旗医院省级重症集中救治区域中心时的自己,熟悉病房环境、病人情况、详细询问病史、查体并记录、这一切都忙完自己已经满身汗水、气促、头晕,赶快坐下来闭上眼睛想缓一缓继续询问病人的生活需要,可是憋闷感却越来越强烈,恶心、大汗、胃里翻江倒海。

 

BC174

 

实在坚持不住了,不得不跟同事打好招呼赶快出隔离区,这一说话更糟糕了,一口就吐了出来,因为带着防护口罩所以瞬间就被自己的呕吐物堵住口鼻,感觉自己马上要窒息了!没办法,还不能摘口罩,必须一步步按照流程洗手、脱防护用品,整个过程需要近40分钟的时间,这段时间里就必须跟自己的呕吐物一直亲密接触。

当时真的没顾得上自己恶心,一直在想这可怎么办?自己对缺氧的耐受性这么差会不会影响工作?该怎么杜绝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出隔离病房后便跟大家沟通彼此的工作感受,有很多人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也有人像我一样出现了呕吐,大家一起总结经验,进入隔离区前一小时不能吃饭、进入后活动幅度不要过大等。在自己的努力下、战友们的互相帮助下很快的适应了工作的强度。

 

4C165

 

还记得有一位87岁的爷爷,他的便潜血阳性、胃管里可见咖啡色样物、血红蛋白突然下降,考虑消化道出血,立即给予加强保护胃粘膜、抑酸止血、纠正凝血功能异常及输注红细胞悬液处理,但消化道出血量与血红蛋白下降程度不符,所以需要找到是否同时伴随其他引起贫血的原因,经过大家的讨论仍然考虑患者凝血功能差,所以失血性贫血可能性最大,于是加派两名医生联同超声科医生同时进入隔离病房,详细检查后立即拔出中心静脉置管、并积极给与局部加压止血、补液等治疗,整个过程快速、紧张、有序。像这样紧张的时刻很多很多……每次病人病情的变化都牵动着每位医生的心,不论是否为管床医生,每次病人病情好转大家都会激动的热泪盈眶!

还有辛劳的美小护们,重症患者都卧床、不能自主活动,所以她们不仅要执行医嘱、配合医生工作还要无微不至的做好护理工作,喂饭、喂水、喂药、翻身拍背、清理大小便等!穿着厚重的防护服做这些工作真是太辛苦了!所以在中心内医生也会不自觉的加入到护理团队中,跟护士们共同完成护理工作!

我们的工作也得到了患者的认可,刚住院时打人骂人的患者A被大家不断感动着,到最后痊愈出院时抱着我们的医生护士哭着说舍不得,还邀请我们去她家吃饺子!患者B的病毒核酸转阴比较慢,我们每天查房都嘱咐她多喝水,她说:“我不想多喝水,水喝多了上厕所还得麻烦你们,你们太辛苦了!”

 

 

 

黑ICP备09098550号 Copyright (C) 牡丹江医学院 地址:牡丹江市爱民区通乡街·3号 邮编:157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