铿锵玫瑰(之三)——附属红旗医院援助黑龙江省新冠肺炎重症救治中心哈医大附属第一医院队员孙彩悦 王玉莹 范明辉

作者: 时间:2020-03-25 点击数:

 

这是一支9人组成的援助医疗队,2020年2月18日到达黑龙江省新冠肺炎重症救治中心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群力院区,19日开始援助工作。她们是9朵铿锵玫瑰,平均年龄28岁,最大的34,最小的24。在援助期间,她们用柔弱的双肩,用纤细的双手,用执着的坚守,用细心与耐心,用最美的芳华,担负责任与使命。在战疫一线,她们舍生忘死,逆行向前,用坚毅唱响青春之歌。

我知道我为了谁

 

4842D

孙彩悦

1996年出生的她是我校附属红旗医院心脏重症医学科的一名护士,也是9名援助队员中年龄最小的队员。

3月11日,她在黑龙江省新冠肺炎重症救治中心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群力院区战疫一线入党,光荣地成为了一名预备党员。

时间转瞬即逝,我们的援助工作结束了,从刚开始进病房的紧张,到后来的从容不迫,再到现在的隔离休整,一切都觉得好快啊。

还记得我曾经护理的一位由大庆转来的患者,他告诉我说,因为孩子从武汉回家过春节,一家子都被感染了。妻子和孩子在大庆住院治疗,而他因病情严重,被转到了这儿治疗。从他话语我听出了他对家人的担忧,对自己病情后续发展的恐惧。我尽可能的去安慰他,每次上班时抽时间和他聊会天,让他放心治疗。穿着隔离服聊天真的是一种挑战,每次陪他聊天,我都会乏氧头晕,但我知道,我的陪伴,能缓解他对家人的思念和担忧,是让他恢复信心的一剂良药。进入隔离观察期后,从同事说他已经转到过度病房了,我发自内心的为他高兴。

虽然许多患者不知道穿着隔离服、戴着口罩的我们是谁,但是我知道我为了谁。我相信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摘掉口罩的我们或许会在人海中相遇……

在哈援助,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18A58

王玉莹

1993年出生的她是我校附属红旗医院内分泌科的一名护士。

我护理的患者是一位阿姨,可能没有家人的陪伴,她很消沉,也不吃饭。我为她翻身时,看到她的裤子和床单上都沾染了排泄物,我急忙告诉她不要动,打来水为她擦洗后,找来一套干净的衣裤为她换上,又为她更换了床单。阿姨不好意思地连连道谢,也打开了话闸子,原来阿姨才住院,老伴刚去世,所以心情一直不好,在我的劝说下,她吃了些东西。我为她采血时,她死死握住我的手腕,我轻声哄着她说,我会轻些,再轻些,在我一遍遍的劝慰下,阿姨终于配合我完成了采血工作。

可能是安慰阿姨时说的太多了,本来身体状况不错的我,出病房后竟然出现了头晕恶心,呕吐的症状,但我不后悔,因为我的“话疗”让阿姨的心情一天天的好了起来。

 

可能是水土不服,也可能是工作压力大,第三天睡醒后我发现流鼻血了。我在群里向服务员要了一个床单,自已偷偷地换上了,不想这事还是被细心的队长张丽美发现了,顿时我被各种温暖包围起来……在哈援助,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有同事相伴,工作时互相帮助

 

5B718

范明辉

1991年出生的她是我校附属红旗医院心脏重症医学科护士。

3月19日,是我在重症病房工作开始工作的第一天,说实在的心里有一些小紧张,穿着厚厚的防护服,进人病区很是闷热。在组长的帮助下我渐渐了解了病区环境,工作流程。我和同事张春分在了一组,组长便把我俩安排在相邻的病床,身边有张春,感觉不紧张也不害怕了。而且我和张春互相帮助,护理病人轻松多了。

在援助的在这段时间里,很忙,也很累。但看着患者在自己的精心护理下,一天天的好转,我的心情也会变得很好。每天白天我都会抽出时间和爸爸、妈妈视频,报个平安,因为他们一直期盼着我早日安全回家。

 

 

 

黑ICP备09098550号 Copyright (C) 牡丹江医学院 地址:牡丹江市爱民区通乡街·3号 邮编:157011